分类
贺怀民

魏芳上辈子被仇家砍死后,分尸五份,丢弃到五个地方,死得很惨。冤魂不散,无法投胎。——《彪哥讲故事之魏芳》

彪哥讲故事之

魏芳

我在香港的这家素餐厅,常有许多学佛的朋友在这里喝茶聊天。

有一天,大家正讲到六字大明咒“唵嘛呢叭咪吽”的神妙,有一个客人凑上前说,他自己很怕黑暗,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。大家就劝他持诵六字大明咒,此咒的大光明境界可以对治他恐惧黑暗的问题。此人持诵了一段时间,颇有效果,于是就对六字大明咒生起了信心。

此人姓黄,是一家慈善机构的财务人员,经常可以接触到一些场面上的人物。

一次,会所来了两男一女,黄生(粤语,黄先生)陪三人喝酒应酬,那个女人喝醉了。他送三人回去,走到一处海边的屋宅,他们搀扶着这个醉酒女人正在上楼,突然来了一阵风。一个醉成烂泥的人搀起来本来就费力,风过后,这女人的身体陡然沉重了许多。然后,这女的就像变了个人一样,挣扎着要跳海,力气还大的不得了,两个男人左右架着她,都有些控制不住。

见此异象,黄生就想,这女人是不是鬼上身了。于是,一边帮那二人拉扯着这个女人,一边在心里默念“唵嘛呢叭咪吽”。虽然是心中默念,那女人却感受到了,突然转过身来,冲着黄生喊:

“你不要念这个,我不爱听!我不爱听!”

喊这话时,从那女人口里发出的,竟然是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
黄生一看效果这么明显,于是信心倍增,索性放声念起来。念着念着,就见那女人不再挣扎了,慢慢软瘫下来。既然不闹腾了,他们三人就把女人搀扶到她的房间,安顿她睡在床上,就都走了。

第二天,黄生就接到那个女人的电话,女人在电话里说:

“你们没义气啊,放下我就走了。你们不知道啊,你们走后,就有个鬼来找我,穿得破破烂烂的一个鬼,说我前生是她的女朋友。还告诉我,前生时,他是上海滩的一个混社会的黑道大哥,我是上海滩上的一个很红的交际花,昨天陪我一起去喝酒的那两个男人是他手下的兄弟。他是在找人收债时,被人埋伏砍死的。”

女人在电话里,絮絮叨叨地讲着,基本情节就明白了。

那个鬼前生被仇家砍死后,仇家还分尸五份,头、手、脚都分开丢弃到五个地方,死得很惨。冤魂不散,无法投胎,满世界地想找人帮他。昨天,刚好碰到他们三人。见到自己从前的两个手下竟然和自己的女朋友在一起,还亲亲热热的样子,又吃醋、又怨恨,就附到这女人身上,想让她跳海。未料黄生在念咒语,在六字大明咒的光明威力下,他只能避开。后来他说,自己也想通了,他们三人已经过了两世了,不应该再计较这些事了。平静下来后,就来找这个女人帮忙,让她去做善事,以行善的功德来帮他,让他能够投胎。

这个女人本来就是个稀里糊涂混日子的人,一听鬼要她去做善事,就急了:

“我不懂得做善事,我只知道吃喝玩乐,你别找我!”

鬼就说:“你去找昨天会念咒的那个人,他会教给你的。”

所以,这女人才一大早打电话找黄生。

黄生听女人讲完这事,也是啧啧称奇,说:“还真有这事啊。”

女人说:“你自己会念咒,你还不知道啊。”

于是,黄生就约这女人中午一起去彪哥的素食餐厅吃饭商议,彪哥听完这事,就说:“那个XX净院,有寺院、有学校,还有老人院,近来正在筹款整修,你们去捐一点钱吧,这就算做善事了。”

到了XX净院,这女人捐了三千块。开收据时,对方就问她写什么名字。因为香港的税法规定,慈善捐款可以抵扣税款,这女人就耍了个小聪明,写成了自己的名字。

未料,第二天,那女人又匆忙来找彪哥。

“不行啊,彪哥,那个死鬼魏芳又来找我了,说昨天那个收据写的不是他的名字,没有用的。收据上应该写他魏芳的名字,还要把收据拿到庙里烧化给他才行。”

既然是这样,这女人只得又拿出三千块捐给XX净院,再把那张写着“捐款人魏芳”的收据烧化给他。这事办完,安生了几天。那女人说魏芳又来找他,说他在那边过得很凄惨,没衣没食没地方住,还没烟抽,说要让女人帮帮他。

女人说:“你们那边的事,我怎么帮啊?”

魏芳说:“你去找个法师放一台焰口,再烧些房子、衣服给我。记得还要烧些香烟哦。记得要在放焰口时烧啊。”

女人哪听过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啊,有些抓狂,说:

“我哪儿知道这么多鬼事啊?!!”

魏芳说:“你找素食馆的彪哥吧。”

没办法,这女人只能又来找彪哥。

彪哥是个热心人,就在市区找了个寺院,请了七个比丘师父来放焰口。放焰口时是下午六点,彪哥正在店里忙。那边的佛事做完后,几个人来店里吃饭。饭桌上,那女人小声问彪哥:

“彪哥啊,今天请的这几位师父,你都认识吧?”

“认识啊?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是这样啊,放焰口烧纸钱时,我正在传纸钱,耳边听到魏芳的声音,他说主法的师父持咒时,下面有两个师父在聊天,不专心。我只能小声告诉他,人家是师父,你总不能不让人家说话吧,不要管啦。彪哥,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

所谓“放焰口”,是佛门的一种施食饿鬼的法事活动,靠的就是咒语的力量、观想力的配合再加上做这场法事的功德主的挚诚回向。如果参与法事的人不够专注,那效力是会打折扣的。既然魏芳“投诉”了,彪哥就打了个电话给那天参与法事的一个师父,询问一下。

电话那边,师父有些惊奇,说:

“哎呀,真是神了,彪哥你没来,你怎么知道有人在聊天呢?”

彪哥说:“我怎么能知道呢,是那个鬼‘投诉’的啊。”

师父这才解释说,聊天的两个师父是从内地刚来香港的,在内地时,他们是老相识,多年未见,有许多话要说,没忍住就在法事现场说了几句话。

好在主法的法师法力高强,悲悯专注地做完了这堂法事。第二天,那女人来给彪哥说:

“魏芳来报信了,说是收到房子和衣物了,我看他这次来也是穿得光光鲜鲜的,比过去精神多了。不过,他还说,房子好是好,就是空调不够凉。”

未完,待续……

图右为许成彪先生

觉民后记:

香港许成彪先生,年轻时做过工人、海员、电视台技师,皈依佛门后,从事素食产业,在香港、加拿大、广州开设多家素食餐厅,经营有道,称得上是素食行业的大佬级人物。自1997年始,许成彪先生在内地贫困地区捐资或协力兴建的小学已逾百所,其慈心善行令人敬佩赞叹。

许先生气质安闲洒脱,慈悲亲切,周围人皆亲呢地称呼“彪哥”。今年五月下旬,在广州长洲岛素食学校的小楼里,有幸与彪哥共处两日,夜来无事,叹茶(“叹”在粤语中有享受、享乐之意)消食,听彪哥讲古(讲故事)。当时在场的还有台湾的素食烹饪大腕荣展先生,以及华东师范大学研究民俗学的一位美女博士、素食学校的两位小姑娘。

阴阳相隔、时空穿越、嘻笑怒骂、噫吁感叹,窗外清风习习、斑驳小船横陈,一时间恍惚迷离,竟不知置身何时何处。

有道是:
故事里的事
说是就是,不是也是
故事里的事
说不是就不是,是也不是

编辑:耀彪 编审:梁树坚